聊城转捐追踪:母亲下跪求发捐款 校方拒回应(2)

闫家负债救女

闫母告诉记者,除了学校,此前还有一些来自社会的捐款,这些都一笔笔地记录在小本上。闫家将这些捐款还了之前借的贷款,支付了闫淑青之前的住院费用,目前家里还欠着亲戚朋友20多万元,“孩子每次的复查钱我都是问人借来的”。

这个家庭目前唯一的经济收入是父亲闫玉房每月500元的下岗补助,而闫淑青去医院复查的费用多则五六千元,少则四千元。自从5月10日闫淑青出院后,最初的几个星期每个星期要复查一次,此后半个月复查一次。此外,闫淑青还曾有三次短期住院,每次花费四五千元左右。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千佛山医院泌尿外科医生的证实。

对于以后,闫母最关心的仍然是:“剩下的捐款到底能不能要回来?”然而,接收款项的聊城慈善总会却告诉她:“捐款一旦进入,就不能再退出。”

疑问重重 校方拒绝回应

闫家和学校最早的争执被放到网上是在5月16日,一个名为“@蓼花糖糖主”的认证微博在新浪微博杂谈吧发帖称:“闫森家属去学校要了10次共要到3万元。其余28万善款,闫森的妈妈多次请求学校打款给医院为闫森姐姐支付医疗费用,至今未果。”

然而,文轩中学一直对此拒绝做出回应。直到5月29日,该校办公室主任谢德芳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做出回应。谢德芳说,“在募捐前学校召开过家长委员会,经过商定,将所捐款项用于闫森的姐姐闫淑青看病。所以,倡议书上是说给闫森的姐姐捐款,这是家长委员会一致通过的。”同时,谢德芳表示,善款的处理问题也在家长委员会上进行了表决,最后大家一致同意采用《捐款协议书》第六条:“如捐款目的达到后,捐款还有剩余,则甲方(文轩中学)全部转移给红十字会,以服务于社会。”

学校对于捐赠的态度是“救命、救急,但不救穷”。学校仅从31万中拿出6万元是因为,此前闫家曾得到不少社会各界的捐款,并且根据学校从医院调取的闫淑青的住院清单来看,个人缴费部分为19036.8元。“闫淑青出院后,王万荣要求拿单据报销个人缴纳的部分,但一直未提供出原始单据。没有任何事实能证明欠款40万元。”谢德芳如是解释。

然而,在那份《爱心倡议书》中,对于闫家的情况是这样叙述的:“闫森同学父亲是原聊城酒厂的下岗工人,患有糖尿病;母亲无业,家庭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。去年,上大三的姐姐因查出尿毒症被迫休学一年,目前每周透析两次,已花去40余万,家庭情况十分困难。”文轩中学称,学校是在被市红十字会拒绝后,经过家长委员会同意才将钱转捐给当地慈善总会的。但聊城市红十字会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《人民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学校之所以被红十字会拒绝,是考虑到学校并不是这笔钱款的所有权人。

在闫淑青还需要复查、服药和定期治疗的情况下,校方是如何认定“目的已达到”的?同时,学校在做出转赠决定前,为什么没有和参与捐款的全体师生以及闫家进行沟通协商,而仅仅是以一份代表签字的告知书了事?当记者就此事致电谢德芳时,对方仅称:“看5月29日《聊城日报》和《聊城晚报》!”随后将手机关机。(文/实习生 王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