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岛】酒精依赖成青岛第二大精神疾病 发病率仅次于抑郁症

本报记者 杨林 

目前,酒精依赖已经成为青岛排第二位的精神疾病,发病仅次于抑郁症。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内常年住着酒精依赖重症患者,咨询戒酒的电话天天不断。由于“逢喝必醉”,酒精滥用让酒精依赖患者越来越年轻。因为酒文化盛行,八成戒酒者又重新拿起酒杯。 

咨询戒酒电话每天不断 

“看你还喝不喝酒了!”4日下午,一名男子躺在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病床上打着点滴,陪床的妻子在一边生气的说。记者叫醒这名男子,他仍然精神恍惚,说话连不成章。男子的妻子称,丈夫虽然30出头,喝酒已经十多年了。由于丈夫喝酒后经常在家里耍酒疯,家人反复劝他戒酒。见拗不过家人,男子试着戒酒几天,结果2日家人发现男子意识变得不清醒,双手不停乱摸,整个人变得焦躁不安,当晚癫痫发作被送进医院。经医生诊断,这名男子的症状符合酒精依赖症的诊断标准,需要住院治疗一个月。 

“现在病房里还住着6名酒精依赖症重症病号。”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六科主治酒精、烟草、毒品等引起的物质依赖症,科室主任席巧真每天都能接到咨询戒酒的电话。“绝大部分都是家里有喝酒的,喝完了在家闹事,家属觉得受不了就打电话咨询该怎么办。”席巧真说,去年她接的咨询电话约有200多个,只有极少数是常喝酒的人主动咨询戒酒的。目前,科室收治的酒精依赖症患者全部都是男性。 

逢喝必醉 

酒精依赖患者年轻化 

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前几年做过的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以前发病率较低的酒精依赖已经上升为岛城居民第二大精神疾病,发病率仅次于抑郁症,达到了4.67%。 

随着酒精依赖患者越来越多,患者出现了年轻化的趋势。从前医院接诊的酒精依赖患者多在五六十岁,现在三四十岁的酒精依赖患者成为主力,甚至还有更年轻的。“目前接诊过的最年轻的酒精依赖患者仅20出头。”席巧真表示,造成年轻人产生酒精依赖的原因就是酒精滥用,“不喝则以,喝一次必醉。”高兴了也用酒庆祝,不高兴了也用酒解愁。 

山东地区浓酒的酒文化也推高了酒精依赖症发病。“现在很难找到滴酒不沾的成年人。”席巧真感叹。来青岛上大学的苏州女孩小郭也有同样感受。“苏州的同学很少用喝酒作为一种交流方式,来到山东念大学以后,学期开始结束、同学过生日等都要喝上一场,只有喝酒才能交流感情。”小郭坦言,在青岛念了四年大学后,酒量见涨。 

一听属于“精神疾病” 

不少患者跑了 

“很多酒精依赖症患者仍然认为喝酒是一种习惯,更不觉得喝酒成瘾是病,听医生说自己得了精神病还会急眼。”席巧真发现不少酒精依赖患者一听自己得了“精神疾病”,就不配合医生的治疗,或者从医院逃跑了。酒精依赖症实际是长期过量饮酒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严重中毒,长期渴求酒精带来的刺激,对酒的需要如同对药的需要。酒精依赖症患者停酒后会有反应,常会心烦、出虚汗、打哈欠、焦躁不安、恶心呕吐、出虚汗等,有的肢体会震颤,夹菜时手发抖,但只要喝一点酒,这些症状就消失了。 

“很多人发现身边嗜酒的人喝酒时间长以后,整个人的性格也变了,实际上酒精依赖还会影响人的心理。”席巧真说,部分酒精依赖患者容易幻听、幻视,逐渐变得多疑、自私、孤僻。而且本来就患有其他精神疾病的人,更易产生酒精依赖、烟草依赖。 

链接 

八成戒酒者重拿酒杯 

如何才能戒酒?席巧真给记者做了一个解释:戒酒的原理实际就是把嗜酒者两次喝酒之间的时间尽量拉长,喝酒的总次数尽量减少,每次喝酒的量尽量减少。真正实现戒酒,最需要个人的坚持或者有药物的辅助,“染上酒精依赖症需要长期治疗,只要中间有一次挡不住酒精的诱惑,就会前功尽弃。” 

“令人遗憾的是,真正能戒酒的只占20%。”席巧真说,80%的嗜酒者还会重新拿起酒杯,他们内心对酒精的依赖无法去除。此外,嗜酒者戒酒还需要家庭和社会环境的支持,但现在的大环境仍是酒文化盛行。 

喝啤酒不易造成酒依赖?     

“喝啤酒、吃蛤蜊”是青岛饮食文化的缩写,啤酒在岛城市民的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,男女老少都爱喝上几杯啤酒。不少人觉得啤酒没有白酒“劲大”,长期喝不会引起酒精依赖。 

席巧真否定了这种观点。他表示,啤酒只是酒精含量比白酒低,酒精对人体的损害是一样的。实际她接诊过的酒精依赖患者中,不少人也是因为常年喝啤酒所致。为了预防酒依赖,男性每天饮酒不得超过两瓶啤酒或1两白酒,女性每天不超过1瓶啤酒。